小博客~,记录我关注的内容。关注互联网信息,传递最新科技资讯!

有张有弛,辅之以技术,政策、互联网、AI 给教育的影响

时间:2017-04-17 09:33 来源:鏈?煡 作者:shangxun

30年前,日本对“只认分数”的大学入学考试带来的基础教育应试化和学业负担过重现象大肆口诛笔伐。围绕教育如何适应经济高速繁荣,日本社会进行了大量公共讨论,减轻学业负担、改革大学入学考试的呼声甚至成了政治上的关键问题。而如今,“宽松教育”也带来了恶果:

一、国民整体学力连年显著下跌。策降低了达标的底线要求,却完全不为最优秀、最努力向学的学生提供国家教育支持,甚至不提供荣誉感。

二、家庭支持成了学业竞争中的决定性因素。经济水平太低的家庭将得不到入场券,经济水平足够高的家庭可以购买到最好的私立教育,日本的中产家庭却承受着最大的学业竞争压力。

三、公立瘦弱,私营肥满。“宽松教育”政策下,原本占据优势教育资源的公立中学只能提供宽松的托底教育,对更有竞争力的教育需求只能通过私营办学机构来满足。随之而来的,是公立中学的优质师资的不断流失,和课外补习产业蓬勃发展。

最近,被誉为“全国十大知名高中之首”的河北衡水中学分校在浙江平湖揭牌,这标志着以高考重点录取率高、军事化管理等为标签的河北名校衡水中学正式进驻浙江。虽然说这几年名校异地开分校早已不是新鲜事,但衡水中学这一举动还是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有人认为此举是社会和学生的共同选择,也有人称“引进衡水模式是浙江素质教育的倒退”。

是洪水猛兽还是试金石?尽管讨论再多,结果我们还是等分校第一批学生毕业后,拭目以待吧!

有张有弛,辅之以技术,政策、互联网、AI 给教育的影响

图片来自:wallhaven

通过人工智能助力在线教育,有哪些可能性?

到底什么是人工智能呢?大概来说可以分为几个部分:

首先是感知,指让机器对包括视觉、语音、语言等交互内容的觉知;

然后是决策,指的是做一些预测,做一些判断,这些是决策层面的;

如果要做一套完整的系统,像机器人或是自动驾驶,还会需要最后一步——反馈。

举一个实际的例子:一个实时中英语智能翻译系统,感知就是把用户输入的语音识别为文字;决策,对应着把中文文字翻译成英文文字的过程;反馈呢,对应着把翻译之后的文字呈现给用户,甚至是用语音合成技术将翻译后的语句发音播放给用户的过程。在这个系统里,这三件事情的总和就是今天所被归纳为的人工智能。

网易云通信与视频副总经理王丹丹在上周一丢思享会上分享说,人工智能的“认知技术”进步飞快,能够提供更快的行动与决策,更好的结果,更高的效率。人工智能的潜在商业收益远大于自动化带来的成本节约,所以近几年吸引了大量投资。

六个问题解读人工智能,未来已来 or 虚火过旺?

近年来, AI 在一级市场投资方面异常火爆。根据 CB insights 的数据,自 2014 年起,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投资在金额和数量上都呈现显著增长的趋势。宽带资本合伙人刘唯透露,2015 年中国在人工智能方向的投资超过两百家,金额约 10 亿美金。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则表示,在 2016 年,中美两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获得的投资总额超过 50 亿美元,有 2300 个投资机构参与到了 1700 家公司的募集工作中,掏出真金白银的不乏行业巨头。

云知声 CEO 黄伟表示,数据量、算法和计算能力是制约人工智能发展的主要因素,而这一轮 AI 浪潮与之前几十年的不同,正是这三方面的突破性进展。大规模真实数据的积累能力、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算法进步,以及高性能分布式并行计算的实现,使得人工智能具备了变革产业链的基础。因此在投资人眼中,人工智能的确蕴含着巨大的机会,但在产生商业价值方面,这个产业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从投融资的状况看,目前 43% 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处在天使轮阶段,41% 处在 A 轮的阶段。AI 产业的未来潜力仍然非常巨大。

另一方面,泡沫过剩也是人们对 AI 产业的质疑之一。数千万、上亿美金的估值,往往只是天使轮的起步价。蓝驰创投执行董事曹巍认为,三个主要因素催动了泡沫的产生。AlphaGo 的成功和公众的关注,让投资机构存在追逐热点的心态;科学家团队的高薪资,客观上拉高了人工智能的创业门槛;最重要的是,目前的一级市场有着充足的资金供给和良好的流动性,有“能力”推高热门项目的估值。

一般意义上来说,市场的火热是产业发展的利好,能够吸引更多资本与优秀的人才。但市场的过热也会为创业者带来许多负面的影响。同类项目增多带来的竞争加剧,以及人才成本的激增,无不来源与此。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大环境让创业企业潜心打磨产品的窗口期急剧缩短,留给创业者的时间并不多。有外媒在报道中称,在 2017 年这个时间点上,已经几乎找不到在 AI 上没有动作的互联网巨头了。相比于创业者,巨头在用户、数据、资金、生态方面都存在着天然的优势。即使是起步稍晚,它们也有迎头赶上的资本。

尽管如此,被巨头笼罩的人工智能也并非没有给创业者留出空间。真格基金李剑威则为创业者指出了三条可行的道路:水平应用功能API、垂直应用与行业深度结合,和软件服务的AI化。

在教育领域,乂学教育创始人栗浩洋认为,AI+教育,带来的是精准定位知识点和设计个性化学习路径这两方面的进步。除了乂学教育,海外的 Knewton、Udacity、IBM Watson、McGraw Hill ,以及国内的百度、科大讯飞、朗播网等,都已开始了在人工智能+教育方面的探索。

外教们的“东游记”,有人说这是他能想到的最 Cool 的工作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父母开始为“外教”买单。但在一些教育从业者看来,活跃在国内的外教们在专业度、教学效果等许多方面都存在问题。而且不满并非是单方面的。不被信任和思考模式的差异,成为外教们负面情绪最集中的“槽点”。但在访谈中有数个外教都对芥末堆表示,互联网的出现,让许多事发生了改变。

英国人Allan 进入以互联网公司方式运作的“微语言”,做起了线上外教。Allan 笑称,“在培训时,会有人告诉我如何在互联网上讲课,那与在教室里有很多不同。比如在一堂课中,我和学生的发言比例是多少,以及怎样的提问更能引导孩子给出答案。我学到了很多。”

与此同时,外教们所提出的意见开始被重视,有专人负责处理老师们的反馈,并很快给出具体的解决措施。甚至,外教老师们也被邀请参与公司的团建,与其他员工一同外出游玩,让外教也找到了归属感。最重要的,还是工作本身所带来的成就感。虽然无法和学生真正见面,但线上一对一交流的方式,让 Allan 与单个学生对话的时间成倍增加。据 Allan 说,短短数个星期的时间,他的学生就有了显著的进步,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来自津巴布韦的 Angle 老师在自己的国家教了近四年英语后(英语为当地官方语言之一),为寻求更好的职业发展机会而来到中国。但在供职过国际学校、公立小学以及数家培训机构后她发现,外教在上课时几乎不可能关注每一个学生的个体状况,仅仅是吸引大多数孩子的注意力,就已经非常困难。半年前,她加入了 VR 英语教育公司“巧克互动”,成为了最早一批运用 VR 设备授课的外教老师。Angle 认为,小孩上课时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走神,而在 VR 场景中,这几乎不可能出现。对于 VR 在英语教学中的作用,Angle 评价道:“现在学生可以看到真实的物体,可以看、听和体验。这带来了完全不同的教学效果,因为视觉记忆的效果要比阅读记忆强得多。”

在线外教的火热,还影响到更多大洋彼岸的“国际友人”。随着人类对互联网的更深度应用,在线教育正在改变许多人的生活,甚至人生。精通四国语言的 Sebastien 就是其中一例。经哥哥介绍,Sebastien 开始在哒哒英语当起了在线的外教老师。比起他在香榭丽舍大道上的兼职,在线外教的课酬甚至还要更低一些。但 Sebastien 表示,相对灵活的上课时间让他的生活要比之前轻松许多。而学生进步所带来的成就感,是香榭丽舍大道从未带给过他的。

【盘点】已是血海的在线英语培训战场,B 端服务商的春天来了?

2017 年 2 月 9 日,外教师资平台“微语言”宣布获得 5000 万人民币 A 轮融资;两个月后,同为向教育机构、学校提供在线外教的飞博教育也获得了 2000 万元的新一轮融资。2017 年 1 月,向英语培训机构输出在线学习应用的“CC英语”宣布获得湖畔山南的数千万元 A 轮融资;2016 年 4 月,为留学语言培训机构提供测评、教学体系及管理系统的“爱赛达课”获得由 ATA 领投的 Pre-A 轮融资;2016 年初,盒子鱼获 3000 万人民币 B 轮融资,并在当年底宣布获得 B+ 轮融资,金额未透露;2015 年 2 月,一起作业获 H Capital 领投,淡马锡、DST 和顺为资本跟投的 1 亿美元 D 轮融资……

随着市场对“在线”的逐渐接受,培训机构与公立校对互联网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

1.培训机构:从竞争到“融合”。尽管在大多数二、三、四线城市,互联网公司还没有形成对机构的市场竞争,但随着在线教育公司们不断扩大融资与收入规模,“如何拥抱互联网”已经成为部分机构管理者正在思考的命题。与此同时,新兴企业们狂轰滥炸式的广告攻势,和媒体对“哑巴英语”长年累月的报道,也让消费者的需求逐渐发生变化。

巨头企业向二、三线城市渠道下沉,市场竞争加剧的现状,也成为互联网进入培训机构的巨大推动力。目前,不管是外教平台、在线学习系统、课件、教学体系或管理系统,市场规模都在不断扩大。

2.公立学校:高考改革成风向标。相比于课外培训,占据学生大部分时间的 K12 公立学校是更广阔的市场。不只是外教,随着技术的发展,语音识别、在线作业、大数据等多种技术也都开始逐渐应用在公立学校的英语教学中。根据国务院公布的数据,我国中小学的互联网接入比例为 87.5%,配备多媒体教学设备的比例为 56.6%。近几年的教育信息化建设,为 To B 企业进校园打下了很好的硬件基础。

面向 C 端的服务可能可以简单地分类为班课、一对一与学习工具。但英语教育的 To B 模式却要更复杂一些。按照服务项目、获课方式和盈利模式三个维度,可以发现企业们的“玩法”各有不同。

当我们谈论教育,可能不仅仅考虑学生的需求,还有老师和社会的需要和接受程度。也许最终,我们能找到可以满足全部需求的教育。你说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科技联合会

  中国科技联合会提醒您:本文来自互联网分享,为保障您的合法权益与利益如有侵权请尽快联系本站予以删除。

围观: 8888次 | 责任编辑:shangxun

回到顶部
describe